少年被批评后溺亡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要赔10万元?

2018-04-18 13:12 嵩岩资讯网 大字体小字体

原标题:少年被批评后溺亡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要赔10万元?

原标题:河南14岁少年被批评后溺亡 批评者被判赔10万

封面新闻记者 熊浩然 摄影摄像 柴枫桔  河南商丘报道

2016年8月27日与28日之间的某个瞬间,14岁的杨壮壮(化名)死了。

那天,家住河南商丘民权县郭庄村委杨村的他在离家大约100米开外的一口水井边,将牛仔上衣脱下,把身上的几张一元纸币和硬币摊开放在衣服上,摘下了惯用的黑色耳机放在一旁,在做这些事之前,他或许还踢倒了附近几株即将成熟的玉米杆子。

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杨壮壮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早已冰冷的尸体从直径只有40厘米的井里被打捞上来时,人们发现,这个叫壮壮的孩子其实并不壮。

杨壮壮的死,打破了杨庄宁静的夏日,也改变了同村邻居青年杨俊奇的命运轨迹。

杨壮壮生前因翻院墙被发现,杨俊奇曾对杨壮壮作了一番批评。

据此,杨壮壮父母以儿子溺亡与杨俊奇批评存在关联为由,遂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杨俊奇给予民事赔偿。随之而来的,是这起民事诉讼一审和二审迥然不同的判决结果,更让这起往事悲剧多了一分耐人寻味。

时至今年4月17日,杨壮壮已去世269天,而杨俊奇则一直奔走在申诉的路上。他说:“批评他人几句,就得为他人的死赔钱?我不服!”

事发地点

抓小偷的青年VS跳院墙的少年

杨壮壮的死将同村青年杨俊奇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6年8月27日早上8点左右,杨俊奇正在自家的养鸡场里忙活。他的妻子邵静急匆匆地跑来,让他赶紧去他堂哥家看看。

“我媳妇儿看见一个人翻进了我堂哥家的院子。”以为遇上了小偷,杨俊奇丢下手上的活,叫上了恰好在一旁的同村村民杨胜利,准备去看看究竟。

杨胜利欣然应允,就在不久前,他家里遭了盗,卖玉米和做工挣的几万块钱存款没了,小偷一直没找到。对这事杨胜利一直耿耿于怀,听说有人翻院墙,“我肯定要去看看。”

养鸡场离院子很近,不到50米的距离,杨胜利和杨俊奇分了两头“包抄”。走到小路的拐角处,一个人影从院子里翻了出来。

“我当时就叫住了他。”杨俊奇回忆说,他发现这个从院里跳出来的是个“小孩”,虽然个子有点高,但戴着眼镜一脸稚气。

“我觉得他有点脸熟,但没认出是谁家的孩子。”杨俊奇说,隔着一米远,他开始质问这个孩子叫什么,是哪里人,跳进别人家院子想干嘛。

“他说他叫杨壮壮,是我们村杨彦华的儿子,想去院子里找点小玩意儿玩。”杨俊奇说,他当场批评了杨壮壮几句,指出他在明知道别人不在家的时候跳院子不合适。

“我就说你这样不对,以后不能这样。说的最重的话可能就是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妈,让她揍你,你以后再这样要是被别人抓住了,小心别人揍你揭不开(没面子)。”

此时,又有几位村民路过围了过来,大家打了个圆场,就让杨壮壮离开了。走的时候,杨壮壮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说话声音有些哭腔。

“他说他以后都不跳别人家院墙了。”杨俊奇回忆,这是他听杨壮壮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他和其他人一同离开,而杨壮壮则朝着家的方向独自走去。

没人预料到,杨壮壮的生命开始进入倒计时。

杨俊奇

儿子失踪之谜VS井中的尸体

杨壮壮的母亲鹿正英急了。

27日中午,当得知自己的孩子跳进别人家院墙时,她似乎还有些生气,因为出门前特意交代杨壮壮留在家里乖乖写字做作业,但没想到孩子转头就溜出了家门,而且中午也没回家吃饭。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生气很快变成了焦虑,到了当晚,杨壮壮始终不见踪影。鹿正英开始央托亲戚朋友找人。

她找到了杨俊奇,在她看来,杨壮壮的失踪和他有关系。“白天教训人的时候挺厉害,孩子不见了怎么也不帮忙找。”

杨俊奇没多申辩,“我想到是同村的,毕竟孩子不见了,大家都挺着急,我也没多说就跟着去找了。”

尽管大约10个人掘地三尺般找到了凌晨,可哪里都看不到杨壮壮的踪迹。鹿正英无奈报了警,报警前,杨俊奇找到她商量,不提孩子白天翻院墙被发现的事。

“我是出于好心,想着孩子小,这事说出去对他不好,当时也没想太多。”杨俊奇事后有些后悔,这样的举动在将来给他带来了麻烦。

凌晨两点多,在失望中,寻找杨壮壮的队伍散了。

5个小时后,在玉米地里干活的村民李忠兰等一行三人在村西头的水井旁发现了一件牛仔外套、一副耳机和几张纸币。

鹿正英闻讯赶来,她一眼就认出了衣服的主人正是她的儿子杨壮壮。预感到情况不对,她当场崩溃痛哭。

村民打了119,在井里打捞了一个多小时,消防员只捞上来一条小狗的尸体。

包括杨俊奇在内的村民都松了一口气,以为事情并没有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把小狗就地掩埋落后,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

但这样的庆幸并没有持续几个小时,带着怀疑和疑惑,杨壮壮的家人找来了耙子和绳索尝试着自己打捞。

事情最终还是走向了最坏的结局,8月28日上午,杨壮壮的尸体在井里被找到了。

发现杨壮壮遗物的李忠兰

他杀和自杀

杨壮壮的父亲杨彦华很快从打工地赶回了家。

面对儿子的尸体,他和鹿正英都难以接受。在杨彦华看来,学习好又聪明的儿子不可能死得这么蹊跷。夫妻当即报警,希望警方介入调查。报案材料中,他们认为杨壮壮的死亡可能是一起刑事案件,杨俊奇是第一怀疑对象。

当地警方迅速启动调查,经过几天的走访和核实,警方认定杨俊奇没有作案条件,杨壮壮失联的大部分时间,他几乎都不在村内。

而法医的现场勘验也显示,除打捞时产生的伤痕外,杨壮壮并无抵抗伤和其他外伤。综合各项因素,当年9月3日,民权县公安局排除他杀可能,并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

“孩子很可能是自杀的。”杨俊奇说,洗脱杀人嫌疑的他,一度以为这事会就这么算了,但之后事情的走向让他有点始料未及。

短暂平静后,鹿正英开始频频上门找他讨说法。杨俊奇说,除在他家门口烧纸钱外,鹿正英甚至提刀上了门,“她觉得是因为我‘威胁、辱骂’了小孩,才导致小孩跳井自杀了,认为孩子的死我有责任。”

尽管曾经目睹了批评过程的杨胜利、杨保全、吕薇薇都作证表示,在发现杨壮壮跳院墙并对其进行批评教育的过程中,杨俊奇没有辱骂他,更没有肢体接触,但杨壮壮的父母还是坚持认为,杨俊奇应该对孩子的死亡负责。

谈不拢的调解VS迥异的判决

眼看着事情有些不可收拾。郭庄村委支部书记刘冠军开始尝试着为两家做调解工作。

“没谈好,调解了几次。”刘冠军说,一开始,杨壮壮家人提出要杨俊奇赔偿部分丧葬费,“也就三五千块钱,但是俊奇不同意,他认为自己没责任,为什么要赔钱。”

杨俊奇有他自己的担忧,“现在他要三五千,我给了这钱就等于认了账,就怕以后他家又因为这事要我个三五万。”

杨俊奇说,他不能认这个怂,最终,调解谈崩了,两家再也没了正常往来。

杨俊奇没想到,他很快收到了民权县人民法院的传票,因为杨壮壮的死,杨彦华一家将他告上了法庭,索赔各项费用共计10万元,在起诉状中,杨俊奇提议在报警时不要提及杨壮壮翻院墙被发现的情节也成了他应当为孩子死亡负责的佐证。

2017年3月20日,民权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没有证据证明杨俊奇对于杨壮壮的死亡存在过错,驳回了杨彦华一家的诉讼请求。

得知这个结果,杨俊奇长舒了一口气,“我媳妇儿知道以后,当时就抱着我哭了,”

然而,杨彦华一家不服一审判决,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这一次,判决结果和一审结论迥异。

2017年7月22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杨俊奇承担杨壮壮死亡后果40%的赔偿责任,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0万元。

对于和一审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杨俊奇表示难以理解。“我既没有打、也没有骂,怎么就说他的死亡和我有关系!?”

除10万元的赔偿金额外,更让杨俊奇难以接受的是判决书上的一段说辞。

判决书认为:杨俊奇对杨壮壮的批评教育有对他造成了心智压力和影响的可能,本案经公安机关调查杨壮壮虽属自溺身亡,但无证据证明当日有其他导致其可能自溺轻生诱因的存在,如果不是外来不当行为诱因的存在,实难想象一名未成年人独自走向玉米丛中的深井自溺寻死。

二审判决书

“意思就是因为没有找到其他的原因,所以我批评他就是他自杀的原因,而且我还要为此承担10万元的赔偿责任?”杨俊奇说,当得知判决结果后,他便下定决心,不予支付这10万元的赔偿,“我没有亏良心,我做了对的事,为什么要赔钱!?”

2017年9月,杨彦华一家申请了强制执行,今年春节,杨俊奇发现,他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转眼间变成了“老赖”,现在已经买不了机票和高铁票了。

“我的工资也直接会被划走,没办法,我现在工作也没了。”杨俊奇很无奈,对于这样的结果,他最终选择了申诉“喊冤”。

两家人的搬离VS不是结局的结局

杨壮壮死后不久,杨俊奇和杨彦华两家很快都离开了杨村的故居。

269天过去,杨壮壮溺亡的水井早已被盖上土封了起来,曾经跳院墙被发现的那一条小道也长满了杂草。

说起杨壮壮,村民的反应大多都是一声叹息,评价也都出奇地统一,“不爱说话,不熟。”虽然村子早已从溺亡事件中里恢复了宁静,曾经的话题也再鲜有人提及,但两家人的命运却完全改变。

杨彦华说,因为孩子的死,妻子鹿正英患上了精神病,现在每天晚上哭闹,而原本成绩优秀的两个女儿也因遭受打击成绩一落千丈,尽管打赢了官司,却没拿到钱,他有些不平。至今,他仍认为,儿子杨壮壮就是杨俊奇逼死的,“小孩翻院墙,他应该第一时间通知家长,为什么要批评那么长时间。”

而杨俊奇也想不通,他自认尽了一个普通人应该尽的本分,却为此承担了不应承担的责任,现在,他还在为继续打官司奔波,“必须打到底,我要争这一口气。”

杨壮壮死了,但围绕他的风波却远没有停息。

责任编辑:张玉

少年翻墙被批评后溺亡 批评者拒赔10万被列入老赖

原标题:少年挨批后溺亡批评者被判赔10万 当事双方至今互不相让

封面新闻记者 熊浩然 摄影 摄像柴枫桔  河南商丘报道

2016年8月27日,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郭庄村的居民杨俊奇发现同村14岁少年杨壮壮(化名)从堂哥家的院子里翻出,杨俊奇当场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随后让其离开。

第二天,杨壮壮的尸体在村内一处水井内被发现,经警方调查,排除他杀嫌疑。随后,杨壮壮的家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杨俊奇就杨壮壮的死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2017年,民权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杨俊奇不承担任何责任,杨壮壮家人上诉至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杨俊奇承担40%责任,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0万元。杨俊奇不服,至今未予以履行,目前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变成了老赖。

二审判决书

4月16日,封面新闻记者对话批评者杨俊奇和杨壮壮父亲杨彦华。对于杨壮壮的死,双方依旧互不相让。

对话赔款人

批评者杨俊奇:我没错,为什么要我赔钱?

封面新闻:当时是出于什么目的去批评杨壮壮?

杨俊奇:刚开始我以为是小偷翻进我堂哥的院子了,就去看看情况,后来发现是同村的小孩,觉得他这样做不对,小孩不能养成这种习惯,所以就说了他两句。

封面新闻:批评持续了多长时间,你有没有打骂过杨壮壮?

杨俊奇:没有打骂过,周围有其他村民,他们都可以作证。整个过程可能就几分钟,就是几句话的事。最重的话我觉得就是说以后再这样就告诉她妈妈,让她妈妈揍他。

封面新闻:得知孩子死了,你是什么想法?

杨俊奇:懵的,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没有考虑家庭和父母么。

封面新闻:如果有机会,你会想知道杨壮壮为什么会跳井么?

杨俊奇:不想知道。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发现他跳院墙的时候,我就直接报警了,好心说他两句,没想到最后还成了这个结果。

封面新闻:为什么不愿意支付这10万块钱?

杨俊奇:我没有亏良心,没有错。为什么要我赔钱,孩子死了,大家都难受,父母的心情都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因此让我承担责任啊,这口气憋在我心里出不来。这个官司我要打到底。

杨俊奇至今未予以履行,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变成了老赖。

对话索赔人

少年父亲杨彦华:为什么寻短见?他威胁了我儿子

封面新闻:为什么觉得杨壮壮的死是因为杨俊奇?

杨彦华:肯定和他有关系,他威胁我儿子,那么长时间,给他造成了严重的精神压力,不然好好的人为什么会寻短见。

封面新闻:杨俊奇威胁你儿子有没有人看见?

杨彦华:那些目击的人都是杨俊奇的朋友和兄弟,他们说得都一样。杨俊奇在村里可霸道了,他肯定威胁了我儿子。

封面新闻:你觉得发现杨壮壮跳院墙的时候,杨俊奇应该怎么做?

杨彦华:他应该马上通知我们家长啊,他为什么不告诉父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了,还不叫父母过来,他叫一群人把孩子围着,孩子压力多大!

封面新闻:你们是什么时候申请的强制执行?

杨彦华:去年9月。杨俊奇一直不赔钱,我们就申请了强制执行,现在也没拿到钱。

封面新闻:孩子死了以后给家里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杨彦华:他妈妈现在精神出问题了,天天晚上哭闹。我现在一直陪着她照顾她,我家里也不宽裕,原本两个姐姐成绩很好,在重点中学上学,因为这个事成绩下滑,从500多分滑到300多分,还经常头疼,现在家里情况很不好。

责任编辑:张玉

少年被批评后溺亡 批评者被判赔10万:我不服

    2016年8月27日与28日之间的某个瞬间,14岁的杨壮壮(化名)死了。

    那天,家住河南商丘民权县郭庄村委杨村的他在离家大约100米开外的一口水井边,将牛仔上衣脱下,把身上的几张一元纸币和硬币摊开放在衣服上,摘下了惯用的黑色耳机放在一旁,在做这些事之前,他或许还踢倒了附近几株即将成熟的玉米杆子。

    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杨壮壮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早已冰冷的尸体从直径只有40厘米的井里被打捞上来时,人们发现,这个叫壮壮的孩子其实并不壮。

    杨壮壮的死,打破了杨庄宁静的夏日,也改变了同村邻居青年杨俊奇的命运轨迹。

    杨壮壮生前因翻院墙被发现,杨俊奇曾对杨壮壮作了一番批评。

    据此,杨壮壮父母以儿子溺亡与杨俊奇批评存在关联为由,遂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杨俊奇给予民事赔偿。随之而来的,是这起民事诉讼一审和二审迥然不同的判决结果,更让这起往事悲剧多了一分耐人寻味。

    时至今年4月17日,杨壮壮已去世269天,而杨俊奇则一直奔走在申诉的路上。他说:“批评他人几句,就得为他人的死赔钱?我不服!”

    事发地点

    抓小偷的青年VS跳院墙的少年

    杨壮壮的死将同村青年杨俊奇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6年8月27日早上8点左右,杨俊奇正在自家的养鸡场里忙活。他的妻子邵静急匆匆地跑来,让他赶紧去他堂哥家看看。

    “我媳妇儿看见一个人翻进了我堂哥家的院子。”以为遇上了小偷,杨俊奇丢下手上的活,叫上了恰好在一旁的同村村民杨胜利,准备去看看究竟。

    杨胜利欣然应允,就在不久前,他家里遭了盗,卖玉米和做工挣的几万块钱存款没了,小偷一直没找到。对这事杨胜利一直耿耿于怀,听说有人翻院墙,“我肯定要去看看。”

    养鸡场离院子很近,不到50米的距离,杨胜利和杨俊奇分了两头“包抄”。走到小路的拐角处,一个人影从院子里翻了出来。

    “我当时就叫住了他。”杨俊奇回忆说,他发现这个从院里跳出来的是个“小孩”,虽然个子有点高,但戴着眼镜一脸稚气。

    “我觉得他有点脸熟,但没认出是谁家的孩子。”杨俊奇说,隔着一米远,他开始质问这个孩子叫什么,是哪里人,跳进别人家院子想干嘛。

    “他说他叫杨壮壮,是我们村杨彦华的儿子,想去院子里找点小玩意儿玩。”杨俊奇说,他当场批评了杨壮壮几句,指出他在明知道别人不在家的时候跳院子不合适。

    “我就说你这样不对,以后不能这样。说的最重的话可能就是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妈,让她揍你,你以后再这样要是被别人抓住了,小心别人揍你揭不开(没面子)。”

    此时,又有几位村民路过围了过来,大家打了个圆场,就让杨壮壮离开了。走的时候,杨壮壮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说话声音有些哭腔。

    “他说他以后都不跳别人家院墙了。”杨俊奇回忆,这是他听杨壮壮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他和其他人一同离开,而杨壮壮则朝着家的方向独自走去。

    没人预料到,杨壮壮的生命开始进入倒计时。

杨俊奇

少年被批评后溺亡 经法院审判只赔款差不多十万块死难者家属哭晕

少年被批评后溺亡 经法院审判只赔款差不多十万块死难者家属哭晕

2016年8月27日与28日之间的某个瞬间,14岁的杨壮壮(化名)死了,那天,家住河南商丘民权县郭庄村委杨村的他在离家大约100米开外的一口水井边,将牛仔上衣脱下。

少年被批评后溺亡 经法院审判只赔款差不多十万块死难者家属哭晕

把身上的几张一元纸币和硬币摊开放在衣服上,摘下了惯用的黑色耳机放在一旁,在做这些事之前,他或许还踢倒了附近几株即将成熟的玉米杆子。

女童撑小花伞坠楼 现在的动画片将小孩子带上歪

责任编辑:汪育恒

河南14岁少年被批评后溺亡 批评者拒赔10万元成老赖

看资讯 发爆料

少年被批评后自杀溺亡 批评者被判赔10万喊冤

2018年4月18日讯,2016年8月27日与28日之间的某个瞬间,14岁的杨壮壮(化名)死了。那天,家住河南商丘民权县郭庄村委杨村的他在离家大约100米开外的一口水井边,将牛仔上衣脱下,把身上的几张一元纸币和硬币摊开放在衣服上,摘下了惯用的黑色耳机放在一旁,在做这些事之前,他或许还踢倒了附近几株即将成熟的玉米杆子。

事发地点 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杨壮壮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早已冰冷的尸体从直径只有40厘米的井里被打捞上来时,人们发现,这个叫壮壮的孩子其实并不壮。

杨壮壮的死,打破了杨庄宁静的夏日,也改变了同村邻居青年杨俊奇的命运轨迹。

杨壮壮生前因翻院墙被发现,杨俊奇曾对杨壮壮作了一番批评。

据此,杨壮壮父母以儿子溺亡与杨俊奇批评存在关联为由,遂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杨俊奇给予民事赔偿。随之而来的,是这起民事诉讼一审和二审迥然不同的判决结果,更让这起往事悲剧多了一分耐人寻味。

时至今年4月17日,杨壮壮已去世269天,而杨俊奇则一直奔走在申诉的路上。他说:“批评他人几句,就得为他人的死赔钱?我不服!”

抓小偷的青年VS跳院墙的少年

杨壮壮的死将同村青年杨俊奇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6年8月27日早上8点左右,杨俊奇正在自家的养鸡场里忙活。他的妻子邵静急匆匆地跑来,让他赶紧去他堂哥家看看。

“我媳妇儿看见一个人翻进了我堂哥家的院子。”以为遇上了小偷,杨俊奇丢下手上的活,叫上了恰好在一旁的同村村民杨胜利,准备去看看究竟。

杨胜利欣然应允,就在不久前,他家里遭了盗,卖玉米和做工挣的几万块钱存款没了,小偷一直没找到。对这事杨胜利一直耿耿于怀,听说有人翻院墙,“我肯定要去看看。”

养鸡场离院子很近,不到50米的距离,杨胜利和杨俊奇分了两头“包抄”。走到小路的拐角处,一个人影从院子里翻了出来。

“我当时就叫住了他。”杨俊奇回忆说,他发现这个从院里跳出来的是个“小孩”,虽然个子有点高,但戴着眼镜一脸稚气。

“我觉得他有点脸熟,但没认出是谁家的孩子。”杨俊奇说,隔着一米远,他开始质问这个孩子叫什么,是哪里人,跳进别人家院子想干嘛。

“他说他叫杨壮壮,是我们村杨彦华的儿子,想去院子里找点小玩意儿玩。”杨俊奇说,他当场批评了杨壮壮几句,指出他在明知道别人不在家的时候跳院子不合适。

“我就说你这样不对,以后不能这样。说的最重的话可能就是你信不信我告诉你妈,让她揍你,你以后再这样要是被别人抓住了,小心别人揍你揭不开(没面子)。”

此时,又有几位村民路过围了过来,大家打了个圆场,就让杨壮壮离开了。走的时候,杨壮壮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说话声音有些哭腔。

“他说他以后都不跳别人家院墙了。”杨俊奇回忆,这是他听杨壮壮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他和其他人一同离开,而杨壮壮则朝着家的方向独自走去。

没人预料到,杨壮壮的生命开始进入倒计时。

儿子失踪之谜VS井中的尸体

杨壮壮的母亲鹿正英急了。

27日中午,当得知自己的孩子跳进别人家院墙时,她似乎还有些生气,因为出门前特意交代杨壮壮留在家里乖乖写字做作业,但没想到孩子转头就溜出了家门,而且中午也没回家吃饭。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生气很快变成了焦虑,到了当晚,杨壮壮始终不见踪影。鹿正英开始央托亲戚朋友找人。

她找到了杨俊奇,在她看来,杨壮壮的失踪和他有关系。“白天教训人的时候挺厉害,孩子不见了怎么也不帮忙找。”

杨俊奇没多申辩,“我想到是同村的,毕竟孩子不见了,大家都挺着急,我也没多说就跟着去找了。”

尽管大约10个人掘地三尺般找到了凌晨,可哪里都看不到杨壮壮的踪迹。鹿正英无奈报了警,报警前,杨俊奇找到她商量,不提孩子白天翻院墙被发现的事。

“我是出于好心,想着孩子小,这事说出去对他不好,当时也没想太多。”杨俊奇事后有些后悔,这样的举动在将来给他带来了麻烦。

凌晨两点多,在失望中,寻找杨壮壮的队伍散了。

5个小时后,在玉米地里干活的村民李忠兰等一行三人在村西头的水井旁发现了一件牛仔外套、一副耳机和几张纸币。

鹿正英闻讯赶来,她一眼就认出了衣服的主人正是她的儿子杨壮壮。预感到情况不对,她当场崩溃痛哭。

村民打了119,在井里打捞了一个多小时,消防员只捞上来一条小狗的尸体。

包括杨俊奇在内的村民都松了一口气,以为事情并没有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把小狗就地掩埋落后,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

但这样的庆幸并没有持续几个小时,带着怀疑和疑惑,杨壮壮的家人找来了耙子和绳索尝试着自己打捞。

事情最终还是走向了最坏的结局,8月28日上午,杨壮壮的尸体在井里被找到了。

他杀和自杀

杨壮壮的父亲杨彦华很快从打工地赶回了家。

面对儿子的尸体,他和鹿正英都难以接受。在杨彦华看来,学习好又聪明的儿子不可能死得这么蹊跷。夫妻当即报警,希望警方介入调查。报案材料中,他们认为杨壮壮的死亡可能是一起刑事案件,杨俊奇是第一怀疑对象。

当地警方迅速启动调查,经过几天的走访和核实,警方认定杨俊奇没有作案条件,杨壮壮失联的大部分时间,他几乎都不在村内。

而法医的现场勘验也显示,除打捞时产生的伤痕外,杨壮壮并无抵抗伤和其他外伤。综合各项因素,当年9月3日,民权县公安局排除他杀可能,并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

“孩子很可能是自杀的。”杨俊奇说,洗脱杀人嫌疑的他,一度以为这事会就这么算了,但之后事情的走向让他有点始料未及。

短暂平静后,鹿正英开始频频上门找他讨说法。杨俊奇说,除在他家门口烧纸钱外,鹿正英甚至提刀上了门,“她觉得是因为我‘威胁、辱骂’了小孩,才导致小孩跳井自杀了,认为孩子的死我有责任。”

尽管曾经目睹了批评过程的杨胜利、杨保全、吕薇薇都作证表示,在发现杨壮壮跳院墙并对其进行批评教育的过程中,杨俊奇没有辱骂他,更没有肢体接触,但杨壮壮的父母还是坚持认为,杨俊奇应该对孩子的死亡负责。

谈不拢的调解VS迥异的判决

眼看着事情有些不可收拾。郭庄村委支部书记刘冠军开始尝试着为两家做调解工作。

“没谈好,调解了几次。”刘冠军说,一开始,杨壮壮家人提出要杨俊奇赔偿部分丧葬费,“也就三五千块钱,但是俊奇不同意,他认为自己没责任,为什么要赔钱。”

杨俊奇有他自己的担忧,“现在他要三五千,我给了这钱就等于认了账,就怕以后他家又因为这事要我个三五万。”

杨俊奇说,他不能认这个怂,最终,调解谈崩了,两家再也没了正常往来。

杨俊奇没想到,他很快收到了民权县人民法院的传票,因为杨壮壮的死,杨彦华一家将他告上了法庭,索赔各项费用共计10万元,在起诉状中,杨俊奇提议在报警时不要提及杨壮壮翻院墙被发现的情节也成了他应当为孩子死亡负责的佐证。

2017年3月20日,民权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没有证据证明杨俊奇对于杨壮壮的死亡存在过错,驳回了杨彦华一家的诉讼请求。

得知这个结果,杨俊奇长舒了一口气,“我媳妇儿知道以后,当时就抱着我哭了,”

然而,杨彦华一家不服一审判决,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这一次,判决结果和一审结论迥异。

2017年7月22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杨俊奇承担杨壮壮死亡后果40%的赔偿责任,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0万元。

对于和一审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杨俊奇表示难以理解。“我既没有打、也没有骂,怎么就说他的死亡和我有关系!?”

除10万元的赔偿金额外,更让杨俊奇难以接受的是判决书上的一段说辞。

判决书认为:杨俊奇对杨壮壮的批评教育有对他造成了心智压力和影响的可能,本案经公安机关调查杨壮壮虽属自溺身亡,但无证据证明当日有其他导致其可能自溺轻生诱因的存在,如果不是外来不当行为诱因的存在,实难想象一名未成年人独自走向玉米丛中的深井自溺寻死。

“意思就是因为没有找到其他的原因,所以我批评他就是他自杀的原因,而且我还要为此承担10万元的赔偿责任?”杨俊奇说,当得知判决结果后,他便下定决心,不予支付这10万元的赔偿,“我没有亏良心,我做了对的事,为什么要赔钱!?”

2017年9月,杨彦华一家申请了强制执行,今年春节,杨俊奇发现,他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转眼间变成了“老赖”,现在已经买不了机票和高铁票了。

“我的工资也直接会被划走,没办法,我现在工作也没了。”杨俊奇很无奈,对于这样的结果,他最终选择了申诉“喊冤”。

两家人的搬离VS不是结局的结局

杨壮壮死后不久,杨俊奇和杨彦华两家很快都离开了杨村的故居。

269天过去,杨壮壮溺亡的水井早已被盖上土封了起来,曾经跳院墙被发现的那一条小道也长满了杂草。

说起杨壮壮,村民的反应大多都是一声叹息,评价也都出奇地统一,“不爱说话,不熟。”虽然村子早已从溺亡事件中里恢复了宁静,曾经的话题也再鲜有人提及,但两家人的命运却完全改变。

杨彦华说,因为孩子的死,妻子鹿正英患上了精神病,现在每天晚上哭闹,而原本成绩优秀的两个女儿也因遭受打击成绩一落千丈,尽管打赢了官司,却没拿到钱,他有些不平。至今,他仍认为,儿子杨壮壮就是杨俊奇逼死的,“小孩翻院墙,他应该第一时间通知家长,为什么要批评那么长时间。”

而杨俊奇也想不通,他自认尽了一个普通人应该尽的本分,却为此承担了不应承担的责任,现在,他还在为继续打官司奔波,“必须打到底,我要争这一口气。”

杨壮壮死了,但围绕他的风波却远没有停息。封面新闻记者 熊浩然 摄影摄像 柴枫桔 河南商丘报道,

(原标题:14岁少年因翻院墙被批评后溺亡 批评者被判赔10万)

收到垃圾短信回T能退订 但却会让你很失望只会有更多推送

收到垃圾短信回T能退订 但却会让你很失望只会有更多推送

“退订回T”,看到推销短信后,成都市市民阿琳(化名)回复了一个“T”,希望不再收到这样的短信。然而,连续回复多个T后,垃圾短信不仅没有被“退订”,发送的频率反而更高了。

收到垃圾短信回T能退订 但却会让你很失望只会有更多推送

这是怎么回事?今年1月底,阿琳在办公楼楼下的“咖啡零点吧”自助机上购买了一杯饮品,此后手机便不断收到“咖啡零点吧”发来的推销短信。

少年被批评后溺亡 经法院审判只赔款差不多十万

责任编辑:王慧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嵩岩资讯网 . All rights reserved.